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12:18:5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欧盟理事会等领导机构换届后,更是把数字税与应对气候变化列为两大重点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,经合组织2015年以来的举动就是在试图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,因此一直抵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美国高科技企业会选择把盈利划归税率较低的国家的子公司,以逃脱在美国被征营业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赵立坚在4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,此前,中国民航局同美国运输部一直就两国航班安排保持密切沟通,本来已经取得了一些安排进展,现在中方也已宣布政策调整,希望美方不要为解决问题制造障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关键的是,在这场数字税加征与否的博弈背后,是对数字经济规则制订权的争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这次美国的“301调查”有些特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洲国家加征数字税,同样可以选择类似办法。英国加征,就把盈利转给爱尔兰的子公司。欧盟加征,可以把盈利换到亚洲。所以,不少美国高科技企业反而不像特朗普那么激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不是因为脸书嫌钱挣得太多,而是因为即使加征3%的数字税,也有办法应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301调查”是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常规大棒,自美国出台《1974年贸易法》以来,就没停止过挥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各国来说,加征数字税本身是一种治权的彰显。